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名家名篇 > 名人傳記 >> 《李覯評傳》——四、李覯與唐甄

《李覯評傳》——四、李覯與唐甄

  • 時間:2017-05-29 21:23:01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四、李覯與唐甄

    李覯的思想在歷史上產生了重要影響,他的功利思想則成為陳亮、葉適的功利之學的思想淵源;而他的社會批判思想則為唐甄的思想先驅。

    在中國漫長的思想史發展的長河中,有兩部《潛書》存在于世,一部是

    李覯的《潛書》十五篇和《廣潛書》十五篇,別一部則是唐甄的《潛書》九

    十七篇。如果把他們二人的《潛書》加以比較,則會發現有許多的共同之處,

    于中可見他們的思想聯系、淵源關系,李覯思想是唐甄思想之源,唐甄思想

    則超過李覯,這恐怕是后來者居上吧。故在此就兩部《潛書》加以比較而予

    以論證。

    就書的寫作動機、目的而言:李覯說:“泰伯閑居,有書十五篇,憤吊

    世故,警憲邦國,遐探切喻,辭不柔伏。噫!道未行,速謗何也?姑待知者

    而出之乎!乃命曰《潛》。”①又說:“歲辛末,泰伯以‘潛’名書。后七年,

    覉棲山巖,即而廣之,復為十五篇。心愈苦,言愈多。嗚呼!其亦見險而不

    能止者乎?”②唐甄說:“四十以來,其忐強,其氣銳,雖知無用于世,而猶

    不絕于顧望。??不憂世之不我知,而傷天下之民不遂其生。郁結于中,不

    可以已,發而為言。有見則言,有聞則言。歷三十年,累而存之,分為上下

    篇??號曰《潛書》。上觀天道,下察人事,遠正古跡,近度今宜,根于心

    而致之行,如在其位而謀其政,非虛言也。??君子不為無用之言。??竊

    有微用,不敢讓焉。”①一個是“憤吊世故,警憲邦國”,“心愈苦,言愈多。??

    見險而不能止”,為治國救民止險而作;一個是“傷天下之民不遂其生。郁

    結于中,不可以已,發而為言”,使“在其位者而謀其政,非虛言也。”均

    旨在注重實事實功,反對虛浮之言,以求改革弊政,解救生民,使其遂生。

    就思想而論,在這里只就唐甄《潛書》與李覯思想相近、相同之處,作

    簡要概述,請讀者對照前面所述的李覯思想,作一比較,故對李覯思想不再

    敘述。

    第一,均平平等,抑富扶貧。唐甄認為,宇宙萬物,天地之道,就是一

    個“平”字,“平”是事物存在和處理各種事物之間關系的準則,“平”則

    萬物各得其所而長久存在,“不平”則“墜”、“傾”,故應提倡“均平”、

    “平等”,不能使貧富相差懸殊,苦樂不均。他說:

    天地之道故平,平則萬物各得其所。及其不平也,此厚則彼薄,此樂則彼憂。為高臺者,必有洿池;為安乘者,必有繭足。王公之家,一宴之味,費上農一歲之獲,猶食之而不甘。吳西之民,非兇歲為麥見`粥,雜以荍稈之灰,無食者見之,以為是天下之美味也。人之生也,無不同也,今若此,不平甚矣。提衡者權重于物則墜,負擔者前重于后則傾,不平故也。是以??懼其不平以傾天下也。唐甄目睹當時貧富相差懸

    殊的社會現實,并以“王公之家”的奢侈,與“吳西之民”的困苦,加以對比,說明這種貧富兩極之差,既違反“天地之道”,又不合“人生之理”。他對這種厚此薄彼,此樂彼優的極端不合理的現象,表示了極大的憤慨,并

    ① 《潛書序》,《李覯集》卷二十,第214 頁。 ② 《廣潛書序》,《李覯集》卷二十,第221 頁。 ① 《潛書·潛存》。 ① 《潛書·大命》。

    告誡當權者,“不平”終有一天會“傾天下”的。

    唐甄在主張抑富均平的同時,還提倡“抑尊”。他指出,君主不僅在經濟上實行“均平”,而且在政治上做到“抑尊”,即限制皇權,抑制尊威。他認為:“天子”“皆人也”,“非天帝大神也。”既然是人,就應當與人平等,不應當高高在上,“如在天上,與帝同體”,所以必須做到:“位在十人之上者,必處十人之下;位在百人之上者,必處百人之下;位在天下之上者,必處天下之下。”②如此則可使萬民歸之,天下大治。

    第二,眾為邦本,理財富民。唐甄深知:國之所以為國在于有民,無民則無國可言。由此出發,他提出理財富民,為國理財的思想主張。他說:

    徒者,眾也。有眾,土乃治;土治,財乃生;財生,用乃足。眾為邦本,土為邦基,

    財用為生民之命。司徒之職,重農功,籍土田,審肥磽,時贏絀,稽蓄散,慎出納。??

    必使民有余藏,國有余用,雖天災流行,年谷不登,而民不困。??天子不得有私用之

    財,后宮不得有珠錦之飾,貴戚不得有田宅不饒,民庶不得有侈麗之好。??三年必生,

    五年必成,十年必富。唐甄認為,“財”是“國之寶”、“民之命”,

    故不可不理財以“富民。”②君主的職責在于立國、富民、救民,“立國之道無他,唯在于富。”③各級官吏的職責在于保民、養民,使人民生活逐步富裕,只要家家有“數石栗,數匹布,婦女溫飽,相為娛樂”,就沒有人“能誘之蹈不測之禍。”④人人衣食飽暖,家家安居樂業,有誰還會起來造反呢!

    唐甄批評那些為政而不懂政治的官吏,因為他們不明白治國與富民的關

    系,把二者分裂開來,只知求得國家富強,而不知國之所以富強,其根本則

    在民富的道理。所以唐甄說:

    為政者多,知政者寡。政在兵,則見以為固邊疆;政在食,則見以為充府庫;政在度,則見以為尊朝廷;政在賞罰,則見以為敘官職。四政之立,蓋非所見。見止于斯,雖善為政,卒之不固,不充,不尊,不敘,政日以壞,勢日以削,國隨以亡。國無民,豈有四政!封疆,民固之;府庫,民充之;朝廷,民尊之;官職,民養之,奈何見政不見民也!堯曰:“四海困窮,天祿永終。”每誦斯言,心墮體戰,為民上者,奈何忽之。

    唐甄總結了明朝滅亡的歷史教訓,以此為歷史明鑒,面對清初四海窮困,民不聊生,而統治者不關心民命的現實,闡發了政治與經濟的密切關系,告誡當權者民為國本,治國在富民的道理。如果為政者,不富民而刮民,不仁民而暴民,不利民而害民,最終其政權必然要危亡。因此,為政者不可不知政,為政不可只見政而忘民。“國無民,豈有四政!”要想求得政權鞏固,必須固其根基,而欲固其根基,不能忽視富民。由此出發,唐甄把能否富民、養民作為考核官吏功績的標準。他說:“古之賢君,舉賢以圖治,論功以舉賢;養民以論功,足食以養民。雖官有百職,職有百務,要歸于養民。上非是不以行賞,下非是不以效治。”以此則天下可治。否則“為治者不以富民為功,

    ② 《潛書·抑尊》。 ① 《潛書·卿牧》。 ② 《潛書·富民》。 ③ 《潛書·存言》。 ④ 《潛書·厚本》。 ① 《潛書·明鑒》。

    而欲幸致太平,是適燕而馬首南指者也。雖有皋陶稷契之才,去治愈遠矣。”

    ②故考核官吏的政績、功績,應以“富民為務”,以“富民為功”,有功則擇之、擢之,無功則抑之、罰之。

    第三,兵為大事,用兵救民。唐甄繼承了孫子以來的“兵者,國之大事”的軍事思想,亦與李覯一樣提出了重兵思想。他的重兵思想與他的“事功”之學,“實功”之治,緊密相關。唐甄論學“尤長于言兵”。③他從為政之道在“定亂,除暴,安百姓”,為官之責是“厚本”,“安民”,“利民”,“富民”的民本思想出發,而認為儒者應當言兵、重兵。因為兵是國之大事,不可不言,不可不學,他把仁、義、兵,作為“全學”的“三足鼎立”,缺一不可,故不可以輕視兵的作用。他說:

    君子之為學也,不可以不知兵。??學者善獨身。居平世,仁義足矣,而非全學也。

    全學猶鼎也。鼎有三足,學亦有之;仁一也,義一也,兵一也。一足折,則二足不支,

    而鼎因以傾矣。不知兵,則仁義無用,而國因以亡矣。夫兵者,國之大事,君子之急務

    也。??國之有兵,不時刺也;敵至無患,以兵習也。兵為國之大事,學問之一

    種,君子之急務。所以學者要注重兵學,研究兵法。只有把仁、義、兵都學習好,才是學到了全面的知識,不知兵,不為全學。不知兵的仁義之學,是無用之學,不能挽救國家的危亡,所以要有“全學”之知。

    學兵、用兵的目的,旨在“伐暴”、“誅亂”而“安民”,這正是儒者

    的職責和所貴的原因。唐甄說:“所貴乎儒者,伐暴而天下之暴除,誅亂而

    天下之亂定,養民而天下之民安。”②為了實現軍隊的這些職責,達到用兵的

    目的,就要建立仁義之師。唐甄由“民為邦本”,“民為兵本”的思想出發,

    引申出“以仁克暴”,“以殺止殺”的“仁師”建軍思想。他說:

    古之用兵者,皆以生民,非以殺民。后之用兵者,皆以殺民,非以生民。兵以去殘

    而反自殘,奈何襲行之而不察也。古之賢主,受命于天,為民父母,實有慈心,不握而

    提,不懷而抱。痛民之陷于死,兵以生之;恐民之迫于危,兵以安之,如保赤于。德者,

    乳也;兵者,藥也,所以除疾保生也。

    唐甄把戰爭分為生民、救民、安民、利民與殺民、暴民、毒民、害民兩種,即正義戰爭與非正義戰爭,他主張前者,而反對后者。他指出,明君賢主用兵的目的是“以仁克暴”,“除疾保生”,“救民于水火之中”,不是為了侵掠財物,殺人奪地,殘害無辜。為此要建立“仁師”,救民于“水火而御人之暴”。如:“黃帝伐涿鹿,舜伐有苗,湯伐有夏,文王伐崇,武王伐紂。黃帝三戰,其余則皆一戰遂定天下。當是之時,以仁克暴,如水滅火,兵不復舉,亂無余遺。其交兵之際,雖未免輿死扶傷之泣,然而天下和平,不聞有戰爭之事。”②唐甄認為,這些“以仁克暴”之戰,雖有死傷,但卻是以戰爭禁止暴行,求得天下和平,萬民得以生存。這種“以仁克暴”,“殺以成

    ② 《潛書·考功》。 ③ 《山西通忐》卷兒十二《名宦》。 ① 《潛書·全學》。 ② 《潛書·全學》。 ① 《潛書·仁師》。 ② 《潛書·全學》。

    仁”,“以短痛去長痛”③的正義戰爭是可取的、必需的。為此,唐甄主張要以“一戰之殺”,“一戰之死”的“短痛”,去制止“久亂不定”,“百戰不決”的“長痛”。他說:“是以仁人之于兵也,不欲久處。成功必速,罷兵必早,乃能救民。”①就是說,要建立仁師,以仁用兵,以戰止戰,以殺止殺。唐甄在主張義戰的同時,亦極力反對封建帝王以兵殺人,為奪取和鞏固其反動統治,竊取至尊至貴的王位,而“屠府縣百十城,殺無辜數千百萬人”

    ②的罪行。他指出,自秦始皇以來的二千年中,被歷代封建帝王殺害的無辜者,不計其數。帝王與盜賊殺人是各占其半,所以他們是同其類、同其罪,都為盜賊。由此,唐甄把帝王與盜賊相提并論,提出“自秦以來,凡為帝王者皆賊也”③的大膽議論,并極力反對他們所發動的爭天下、保權位、殺無辜的不義之戰。

    第四,內外兩權,神智甲兵。唐甄從軍隊的人民性出發,依據李覯的“本末相權”的軍事思想,提出了內自固,外制敵的“內外兩權”的軍事思想。他說:

    兵有兩權,內外是也。兩得者興,一得者亡。??熟察于二者之形,凡舉事者,有

    必勝之兵,而不能先自固;有自固之計,而不能制勝,豈能幸存哉?同歸于滅亡耳。④

    唐甄認為,要建立一支“必勝之兵”,就必須“內自固”,“外制敵”,這

    種“內外兩權”,即兩種權略,是相互依賴,相互補充,不可分割,缺一不

    可的統一體。兩者俱存并用,則攻取戰勝;失去一方,則雙方“同歸于滅亡”。

    這充分體現了唐甄的軍事辯證法思想。

    唐甄所說的“內”“自固之計有三:地、食、法是也。”①地、食是講宜

    民、利民,重民的建軍思想;法是講兵法,賞功罰罪,不私故親,不分貴賤,

    一斷于法的以法治軍思想。只有令行禁止,賞罰嚴明,才能攻必取,戰必勝。

    如果軍隊紀律松弛,法令不嚴,刑罰不中,功罪不明,必然造成賢者害,貪

    者利,善人禍,惡人福。這肯定治不好軍隊,破壞了“自固之計”,必“歸

    于滅亡”。只有實行“自固之計”,方能立于“不敗之地”。

    唐甄所說的“外制敵之計”就是:“善用兵”。善用兵包括:結人心、

    有謀略、講計策、謀下士、抓戰機、智用兵、用奇兵等。唐甄指出:吳三桂

    積蓄數十年,金錢之富,甲兵之多,厚積之勢,固于金城,擁兵持重,自稱:

    “我用兵天下無雙”,其實是“此賊實不知兵”。因為吳三桂誤失戰機,猜

    忌信讒,用人唯親,急于稱帝,結果是身死境失,子孫誅絕,身首分裂。所

    以說:“盜賊之智,本無遠略,不好計策,不下謀士,恃其強固之勢,適以

    速其滅亡也。”②在唐甄看來,李自成之兵“因無本根,以至于亡”;吳三桂

    之兵因“昧于攻守之計,以至于亡”,如果“使去兩短,兼用兩長”①就能“以

    ③ 《潛書·全學》。 ① 《潛書·仁師》。 ② 《潛書·仁師》。 ③ 《潛書·室語》。 ① 《潛書·兩權》。 ② 《潛書·兩權》。 ① 《潛書·兩權》。

    戰必勝,以攻必取者也。”②就是說,以“內自固”與“外制敵”的“兩權”之計建軍對敵,就可以建立“必勝之兵”了。

    與此同時,唐甄強調“神智用兵”,反對“拙兵者”的愚蠢用兵。他在《潛書·五形》篇中,具體闡發了“神智用兵”的思想。其思想內容主要有以下各點:(一)掌握戰爭主動權,伺機而動,不坐以待斃,唐甄在提倡“神智用兵”、“用兵如神”的同時,恥笑、諷刺那些坐失戰機,不敢主動適時出擊之人是“拙將之智”。因為戰爭中,安與危,生與死,勝與敗,是相互依伏,相互轉化的,所以將帥要掌握主動權,抓住有利戰機,主動出擊,勇往直前,方可取勝,切不可誤失戰機,坐以待斃。(二)出其不意,攻其不備,奇正結合,以奇制勝。唐甄指出,善于用兵者,不僅要用正兵,尤其要用奇兵。因此,他概括出了“三奇”的戰術原則:一是避實就虛,出其不意,“不出所當出,出所不當出”;二是聲東擊西,攻其不備,“不攻所當攻,攻所不當攻。欲取其東,必擊其西,??欲取其后,必擊其前”;三是制造假象,擾亂敵人,“不專主乎一軍,正兵之外有兵,無兵之處皆兵。有游兵以擾之,有綴兵以牽之,有形兵以疑其目,有聲兵以疑其耳。”以“此三奇者,必勝之兵也,少可勝眾,弱可勝強。”(三)神智用兵,乘機取勝。唐甄非常強調智者用兵、把握戰機的重要性。他諷刺那種“拙兵之智”者,如同老鼠出洞,左顧右盼,進寸返三,進尺返四,結果誤失戰機,招致失敗。他主張乘機發動,奪取勝利。“凡用兵之道,莫神于得機。”“機者,天人之會,成敗之決也。”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。因此,要神于得機,克敵制勝,方為善用兵者。(四)善用諜報,見形測微,排除假象,知敵真情。唐甄極為重視軍事行動中的情報工作,要偵察敵情,辨別真偽,察之實情,不中敵譎。因為敵人常常故意“表其形”,“聲其令”,“泄其隱”,借以誘我上當受騙,中其詭計,所以要審慎判斷,抓住本質,去其偽情,使諜報工作真正起到軍事行動中的耳目作用。(五)虛虛實實,真真假假,奇謀詐術,靈活機動,迷惑敵人。唐甄說:“山能顯而不能隱,淵能隱而不能顯,龍能變而不能常,虎能威而不能變。善用兵者,兼山淵龍虎之用,即顯即隱,即常即變,使敵莫知所從,莫知所避,斯為神矣。”①唐甄的軍事思想真是獨特而光輝。

    唐甄的思想,就上述各個方面而言,我們可以窺見,不僅與李覯的思想極為相似、相同,而且比李覯思想豐富、蘊義深刻、言激意切,可謂源自李覯,而超出李覯。

    ② 《潛書·兩權》。 ① 以上之文均見《潛書·五形》。

    名家名篇分類信息

    本類熱點

    后二组选对子算中奖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