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名家名篇 > 名人傳記 >> 《李清照評傳》——一、打開傳主心扉的鑰匙

《李清照評傳》——一、打開傳主心扉的鑰匙

  • 時間:2017-05-30 00:25:17         
  • 一、打開傳主心扉的鑰匙

    鑰匙在哪里呢?如果李清照也象丹麥王子那樣,把心靈上的鑰匙交給自

    己的戀人,那么,她的這串鑰匙,就理所當然地交到她的丈夫趙明誠的手上。

    遺憾的是趙明誠不僅逝世過早,他還把這串珍重的鑰匙丟失在“武陵源”②

    和“章臺路”③上,給自己的妻子造成了終生不能愈合的傷口。這傷口被同代

    人叫做“趙君無嗣”④。在當時這無疑是李清照的一種心病。她的另一種心病,

    則是在其十八、九歲時,被廷爭之箭射中,從而結下了很深的、時時作痛的

    政治瘡痂⑤。不管是丈夫的“武陵”、“章臺”之行,還是傳主在政治上所受

    到的株連,在當時都是諱莫如深、不能或不敢公諸于眾的事情,只能作為隱

    秘深藏在內心深處。假如傳主是一個奉行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的封建閨秀,

    那么她的內心隱秘,很可能伴隨著她的軀體被埋葬到地穴黃泉,成為永遠也

    解不開的啞謎。恰好相反,李清照則是一位罕見的感受敏銳、思想深邃而超

    前,文筆既委婉又犀利的文學多面手,她的人生體驗、思想感受、社會政治

    見解、外交主張等等,凡是可以公開的,均訴諸于詩文,不便公開的,她就

    把“別是一家”的詞,作為其內心隱秘的棲息之所;把翎毛花卉等作為寓托

    之物。從這里入手,或可找到開啟傳主心扉的鑰匙,而這當中的關鍵是找到

    可靠的媒介。

    (一)以梅為媒

    古今中外,可以說沒有一位嚴肅的作家,不把她(他)帳觸最深、最想說的后寫進作品之中的。對于一個人,尤其是對于一個沒有其它事功的、純情詩人的思想感情的了解,離開了對其作品的探究,無異于緣木求魚,對李清照來說審視其心靈的最好窗口,莫過于《漱玉詞》。而《漱玉詞》又有一個極為顯眼的特點,就是詠物之什比重特大。詠物詞中,又以專門詠梅或涉及到悔的數量為最,約占現存《漱玉詞》的五分之一以上,也就是說這類同竟有九、十首之多。根據這種初步考察,以梅為媒了解傳主的思想感情的思路,無疑會是正確的。

    思路正確不等于手到擒來。要研究梅與傳主的關系,首光要調動筆者本

    人對梅的興趣和與它有關的知識庫存,以正確判斷梅的歷史文化意蘊。在上

    古人們的心目中,梅即被視作和羹①。意謂梅是上等的調味品,它好比是位極

    人臣的宰相.起著調和朝廷上下各種關系的重要作用。在唐代以前中國的版圖

    上,梅之為物隨處可見。相傳李隆基即因其妃子江采蘋居處多梅而賜名梅妃。

    二、三十年后,在元稹等人的詩中,還可以看到在長安一帶有梅樹生長。①

    氣候逐漸轉冷,到了北宋,梅在北中國的許多地方已難以越冬,便成了罕見

    ② “武陵源”借指“武陵人”,語出傳主《鳳凰臺上憶吹蕭》詞·清照以此影時其夫的“天臺之遇”。 ③ “章臺路”,其義略同于“武陵人”,此指趙明誠青褸冶游之事,詳后。 ④ 洪適《隸釋》卷二六,商務印書館影印明萬歷本。 ⑤ 指傳主之父李格非被列入元祐黨籍事及朝廷有關詔命:黨人子弟不得與宗室通婚、亦不得居京。李清照可能因此受到漢重株連。 ① 參《尚書·說命下》和《左傳·詔公二十年》。 ① 參元鎮《賦得春雪映早梅》詩等。

    名家名篇分類信息

    本類熱點

    后二组选对子算中奖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