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情感日志 >> 一場車禍曝出女兒非親生,孩子的監護權該歸誰

一場車禍曝出女兒非親生,孩子的監護權該歸誰

  • 時間:2018-01-23 04:42:23         
  • 法制經緯

    一場車禍爆出女兒非親生,

    孩子的監護權該歸誰

    葉 青

    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通事故,致前女友死亡。為了獲得經濟賠償,5歲的女兒做了DNA鑒定。鑒定結果卻出人意料,自己竟然不是養育了5年的女兒的親生父親。此后,外公外婆與準女婿對簿公堂,討要孩子的監護權。經兩級法院歷時2年的審理,雙方當事人在法官耐心勸說下,為了孩子健康成長,達成調解協議。那么,法院對這起案件是如何審理的?孩子的監護權依法該歸誰?

    前女友因車禍死亡后帶女兒索賠,經DNA鑒定女兒竟非親生

    覃耀華和前女友韋小瑩相識于2008年年初。當時韋小瑩23歲,從廣西柳州市某縣到來賓市某縣打工,在一次朋友聚會中結識了覃耀華。

    之后,兩個年輕人經常電話交流,無話不談。韋小瑩青春靚麗,覃耀華憨厚老實。雙方得知對方尚未婚配,感情很快升溫。2008年12月,他倆開始以夫妻的名義同居生活。

    不久,韋小瑩說自己懷孕了,覃耀華高興萬分,提出辦理結婚登記。但韋小瑩說自己不打算這么早結婚,覃耀華雖然對韋小瑩的決定不解,但還是同意了。

    2009年11月,韋小瑩在鎮衛生院生下一女嬰,取名蓉蓉。孩子的降臨本該給父母帶來幸福和喜悅,孰料“相愛容易相處難”的魔咒,在他們身上得到應驗。同居后的生活瑣事越來越多,特別是兩人在養育女兒方面產生了不少分歧。隨著蓉蓉一天天長大,兩個年輕人的爭吵也逐漸增多,且針鋒相對,互不示弱。

    也許是因為兩人沒有辦理登記結婚手續,雙方鬧起來顧及很少,矛盾在日積月累中終于爆發。女兒3歲時,韋小瑩和覃耀華都覺得感情已經維持不下去,于是決定好聚好散,并協議約定,女兒蓉蓉由覃耀華撫養。

    分手后,韋小瑩回到柳州某縣,覃耀華則帶著蓉蓉在來賓市某縣生活。覃耀華對蓉蓉呵護有加,唯恐其受委屈,甚至拒絕再找對象。

    有道是: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2014年3月21日,韋小瑩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了重傷,被緊急送往柳州市一家三甲醫院搶救。但由于傷勢過重,韋小瑩兩天后去世。

    誰也沒有料到,韋小瑩意外離去,會讓當時不到5歲的女兒蓉蓉,卷入一場持續近兩年的監護權之爭。

    對于韋小瑩的死亡,交管部門認定肇事司機周柳俊對事故負主要責任,肇事司機要進行相應的經濟賠償。覃耀華得知韋小瑩去世的消息,帶著女兒蓉蓉來到柳州市某縣,參加這場交通事故的賠償事宜。

    在處理事故過程中,周柳俊得知韋小瑩未婚,面對突然出現的覃耀華和蓉蓉,他大惑不解,對蓉蓉的身份產生了懷疑:韋小瑩未婚,蓉蓉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?就算孩子是她親生的,覃耀華又怎能證明自己是孩子的親生父親,若證明不了,覃耀華無權代替孩子索賠。

    聽到周柳俊提出的一連串的質疑,覃耀華很生氣,認為對方是故意刁難人。但換位思考一下,他覺得對方的揣測也情有可原:對方在保險公司投了保,理賠與否都是按照保險法規執行,如果我不做DNA鑒定,對方有理由拒賠撫養金。為了“驗明正身”,早日幫孩子拿到賠償款,覃耀華便帶蓉蓉與周柳俊等人,一起來到柳州市一家有資質的司法鑒定中心,在韋小瑩父母的協助下,做了親子鑒定。

    然而,鑒定結果令覃耀華始料未及:韋小瑩是蓉蓉的生物學母親,而他卻不是蓉蓉的生物學父親。覃耀華看到這個結果時,頓時目瞪口呆,幾近昏厥。

    周柳俊認為,既然覃耀華不是蓉蓉的生父,也不是蓉蓉法律意義上的繼父或養父,他就沒有資格替蓉蓉索賠。

    覃耀華實在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但韋小瑩已不在人世,他的不滿無從宣泄。

    那一天,覃耀華在回住處的路上,精神恍惚,不像往常那樣抱著蓉蓉。蓉蓉正處于懵懂年紀,她感覺到父親今天怪怪的,便不敢吱聲,只是跟在父親身后,拽著他的衣角。覃耀華失魂落魄地走了一段后,猛一回頭,發現蓉蓉就在自己身后,眼噙淚水,小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角,惟恐跟丟了。霎時,覃耀華的眼睛泛紅了,他一把將蓉蓉摟到懷里。見父親終于回頭抱自己,蓉蓉委屈得“哇”的一聲大哭起來。看著無辜的蓉蓉,覃耀華百感交集,十分自責。

    回到住所,覃耀華的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,很不是滋味。含辛茹苦養了5年的蓉蓉,居然不是自己親生的,這太讓他實在難以接受。冷靜以后,覃耀華開始追憶和韋小瑩共同生活的點點滴滴。他們是2008年12月同居,2009年11月底,韋小瑩生下蓉蓉,時間相隔11個月,這是多么吻合的懷孕過程。難道她在此期間跟別的男人有染?覃耀華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。一種被背叛的屈辱感,涌上他的心頭。

    后來,覃耀華從韋小瑩生前閨蜜口中得知,韋小瑩在認識他之前有個相好的男朋友,雙方感情不錯,但遭家長反對。無奈之中,韋小瑩與覃耀華戀愛同居,但她仍跟前男朋友藕斷絲連。當韋小瑩懷孕后,前男朋友去了外地,從此杳無音訊。韋小瑩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誰的,想要打胎,覃耀華不允許。韋小瑩擔心對不起覃耀華,所以拒絕跟他辦理結婚登記。

    獲悉真相后,覃耀華心中才稍稍好受一些。

    外公外婆為爭孩子的監護權起訴到法院,一審法院沒有支持他們的訴求

    覃耀華雖然與韋小瑩的恩怨就此畫上句號,但他不知道如何面對蓉蓉。那些天,年幼的蓉蓉預感到什么,變得怯生生的,不敢多說話,老是盯著覃耀華的一舉一動,見覃耀華臉色緩和一點,她就鉆進覃耀華的懷里。每當這時,覃耀華心中很不是滋味。韋小瑩再有不是,畢竟已不在人世。而蓉蓉有什么錯?她雖然不是自己親生女兒,畢竟養育了幾年,彼此感情很親密,怎能拋棄她不管不顧呢?

    然而,就在覃耀華決心放下怨恨和心理負擔,跟蓉蓉開始新生活時,蓉蓉的外公外婆卻找上門來。

    原來,老人得知鑒定結果后,為了向肇事方主張韋小瑩的死亡賠償金,同時也不愿意將外孫女交給一個與她沒有血緣關系的人來撫養,兩位老人找到覃耀華,要求變更蓉蓉的監護權,然后名正言順地幫外孫女索賠。

    養育了5年的蓉蓉竟然非親生,這種屈辱本身就讓覃耀華苦不堪言。現在,韋小瑩的父母又來爭蓉蓉的監護權,要將蓉蓉從他手里奪走,覃耀華真有些舍不得。他想,就算自己不是蓉蓉的生身父親,但養育了她這么多年,形成了事實上的收養關系,況且自己與蓉蓉誰也離不開誰。這么一想,覃耀華堅決不同意對方提出的要求。

    2015年年初,韋小瑩的父母在與覃耀華數次協商無果后,一紙訴狀將覃耀華告到來賓市某縣人民法院,請求法院變更蓉蓉的監護權,由他們作為監護人。

    時隔兩個月,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。為了妥善解決這起不幸的案子,承辦法官進行了走訪,得知覃耀華確實視蓉蓉為掌上明珠,蓉蓉也很依賴覃耀華。

    法院認為,親子鑒定證明覃耀華不是蓉蓉的生父,按照法律規定,在生母去世、生父不明的情況下,作為外公外婆可以要求獲得外孫子女的監護權。但就該案而言,蓉蓉從一出生就與覃耀華共同生活,覃耀華盡到了主要的撫養義務和監護責任。即使后來明知兩人非親生父女,覃耀華依舊將孩子視如己出。倘若現在將蓉蓉判給其外公外婆撫養,從感情上說,覃耀華難以接受。覃耀華沒有證據反駁鑒定中心作出的鑒定結論,法院確認鑒定意見書的證明力,在韋小瑩已身亡、生父尚未明確的情況下,韋小瑩的父母對蓉蓉享有監護權。但是,韋小瑩的父母已年滿60歲,要讓蓉蓉到160 多公里以外的另一個縣城,跟年邁的外公外婆一起生活,將改變蓉蓉目前穩定的生活環境,會給蓉蓉心里留下陰影。另外,蓉蓉的外公外婆文化程度不高,對蓉蓉今后學習和成長將帶來影響。蓉蓉從出生后,一直與覃耀華生活,兩人以父女相稱,應視為事實上的撫養關系,況且他們有父女感情。

    法院為了保護兒童的合法權益,結合本案的實際,認為由覃耀華對蓉蓉行使監護權,更有利于蓉蓉的健康成長。據此,一審法院沒有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
    由于誰是蓉蓉的監護人問題尚有糾紛,法院中止了交通肇事賠償案的審理。

    經二審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和解,孩子監護權歸外公外婆,孩子的父愛得以延續

    拿到一審判決書后,蓉蓉的外公外婆不服,認為覃耀華不是蓉蓉的親生父親,不具有監護權,上訴至來賓市中級人民法院。

    2015年7月,來賓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時,蓉蓉的外公外婆依然堅持覃耀華是外人,他們才是蓉蓉的合法監護人。但覃耀華明確表態,不愿放棄監護權。他擔心一旦被剝奪監護權,自己可能一輩子見不到蓉蓉,感情上難以接受。他堅持由自己撫養蓉蓉。

    為了妥善解決矛盾,使彼此都能給予蓉蓉更多的愛,在雙方同意下,法官進行了調解。

    調解中,法官了解到雙方的癥結所在:韋小瑩的父母擔心覃耀華與蓉蓉沒有血緣關系,以后會虐待蓉蓉。而且,女兒韋小瑩已去世,留外孫女在身邊撫養,也是對女兒的想念。而覃耀華則擔心,蓉蓉由外公外婆監護撫養,自己會失去蓉蓉,感情上無法接受。

    針對雙方顧慮,法官耐心細致做工作。法官從蓉蓉跟誰在一起生活更利于她的身心健康,不厭其煩與當事雙方進行溝通。通過釋法明理,最終覃耀華表示尊重親子鑒定的結果,同意蓉蓉的監護權由其外公外婆行使。但覃耀華提出,自己撫養蓉蓉多年,經濟和精神上付出很多,且蓉蓉和他有很深的感情,目前根本就不愿離開他,要求對方給予這些年獨自撫養蓉蓉所花的10萬元,并暫將蓉蓉留在自己身邊生活一段,由蓉蓉的外公外婆每月支付撫養費400元。他們隨時可以來探望蓉蓉,等蓉蓉慢慢與他們熟悉后,外公外婆再帶走。覃耀華還提出,希望以后雙方對蓉蓉非親生的事實予以隱瞞,彼此以親戚關系走動,爭取給蓉蓉更多的關懷,使其健康成長。

    蓉蓉的外公外婆知道,覃耀華這幾年獨自撫養蓉蓉不容易,同意補償覃耀華部分撫養費,但他們一時拿不出這么多錢,希望覃耀華少要一些。最后,覃耀華做出讓步,要求對方一次性給予5萬元經濟補償。蓉蓉的外公外婆,接受了經濟補償數額,同意對蓉蓉身世問題的處理辦法。

    本案調解結案協議,最終在法院內達成:蓉蓉的監護權由其外公外婆行使;蓉蓉暫時跟隨覃耀華生活,外公外婆每月支付給覃耀華400元作為蓉蓉的生活費;外公外婆一次性給付覃耀華5萬元,作為補償其之前撫養蓉蓉所開支的各項費用。

    協議簽訂后,在法官見證下,蓉蓉的外公外婆將5萬元補償款兌現給了覃耀華。雙方當事人在簽訂協議時,彼此露出了久違的笑容,態度變得和好如初。事后,當事人還專程送給法官一幅寫著“傾心調解息訟爭,心系婦兒促和諧”的錦旗。

    依照協議,蓉蓉仍然跟覃耀華一起生活,而外公外婆則常常抽出時間,不辭辛勞地前去探望蓉蓉,讓失去母親的蓉蓉得到更多的雙重關愛。

    蓉蓉的監護權確認后,法院對韋小瑩交通事故死亡賠償案,也作出了判決。

    2016年,蓉蓉就要上學了,盡管覃耀華千般不舍,但他尊重法律,開始嘗試著歸還蓉蓉的監護權,讓她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,等蓉蓉適應了那里的生活環境,自己再去找一份工作。9月初,學校正式上課的那天清早,覃耀華牽著蓉蓉的手,和她外公外婆一同去往學校。到了校門口,覃耀華將新買的書包掛在蓉蓉肩上,告訴她自己要外出打工,叮囑蓉蓉要尊敬老師,認真學習,放學回家后,要聽外公外婆的話。同時,覃耀華對蓉蓉的外公外婆說,以后會經常來看他們。覃耀華想到外出打工后,需等到翌年春節才能見到蓉蓉,離別的傷感使他淚水奪眶而出。

    不久,覃耀華在廣東找到一份工作,閑暇之余,他常給蓉蓉打電話。2017年春節前,覃耀華從廣東回到家后,第一件事就是趕往蓉蓉的外公外婆家,看望分別多日的蓉蓉。

    2017年五一期間,覃耀華再次帶著禮品和蓉蓉喜歡的東西,到蓉蓉的外公外婆家看望蓉蓉。見這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情景,覃耀華十分高興,把蓉蓉摟在懷里……

    (涉及個人隱私,文中人物為化名)

    后二组选对子算中奖吗